一心三藏 开悟的楞严,成佛的法华。

南师怀瑾 | 久坐必生禅 苦练腿上见功夫


1.jpeg


按道家的说法,气脉打通就成神仙了。虽然有些夸张,但说明了一个道理:气血的畅通跟我们修道有着密切的关系。修行虽然修的是心态,但身体这个载体不跟你配合,把你的心搅得翻来覆去,一上座,十分钟后不是昏沉就是散乱,不是散乱就是昏沉,这两个魔鬼把我们弄得天翻地覆,无法把握身心。刚开始十分钟腿不痛,感觉还比较舒服;接下来就开始昏沉散乱了;半小时、四十分钟后,昏沉散乱又被腿痛干扰了,痛得你没法再昏沉散乱,心就像着了火一般。身体都降伏不了,还谈什么降伏其心呢!


过去的老禅师也是如此,身体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,懒得打针吃药,就拍拍脑袋说:“不陪你玩了,我走了!”这个破烂身体,还待在里面干什么呢?干脆不去修理它了。使命已经完成,缘已了,业已消,该度的众生已度尽,一拍脑袋就走了。


佛法是从禅定功夫中得来的,不是靠耍嘴皮子。嘴上用的功夫越多,实修上失去的就越多。老祖宗有一句话:“久坐必生禅。”坐久了,自然就入门,就有了禅定功夫。


姿势不端正,身体的气血就不畅通,气血憋在某个部位会让你心烦意乱,把你憋出病来。为什么有些长期坐禅的人脾气那么暴躁,火气那么大?就是因为他的气在胸腔里憋得难受,不吼叫,不宣泄,就会烦躁。为什么在禅堂里要喊呢?就是把胸腔里的气喊出去,吼出去,这样,打坐产生的淤火就不会在体内躁动,你的口腔、耳朵、鼻子、眼睛就不会虚火上炎。喊的时候要把全部的力量喊出来,把肚子喊瘪,把气喊净。喊得越干净,吸进来的气就沉得越深。气不乱,杂念相对就少。气在胸腔,沉不下去,又喊不出来,所以气一动,心就烦。古人讲“气住神闲”,气沉下去,神——我们的头脑和思维就清醒清净,杂念就少。心一浮,气就躁;气一躁,心就浮——身和心互相作用。


如果你腿盘得好,身体相对放松,身上的暖流、热流就产生了。热流没有产生是因为身体不放松,气血不畅通。这种状态不要说开智慧了,连祛病延年都达不到。为什么长期坐禅的人寿命都很长呢?打坐的时候,把身体盘了几个九十度,气血都能畅通。不盘腿的时候,走路的时候,身体直了,放松了,身体的气血就更畅通了,体内潜伏的一些疾病自然就被气血冲化掉了。


如果你的膝盖有风寒风湿,这几天就会开始发作,开始痛。痛是件好事,说明你体内的阳气、正气通过打坐激活、苏醒了。正气、阳气一产生,你体内的阴气、邪气、风湿就没有空间,被阳气逼出来了,所以你会感到体内的凉气在往外冒,膝关节、肩关节开始痛。有正气就没有邪气,有邪气就没有正气。世间只有两种力量,就是一正一邪,一阴一阳。邪气生起,就把正气逼出;正气生起,就把邪气逼出。它们的力量是对等的,谁也打不过谁,就看我们的发心和起心动念了。当你起正念的时候,就助长了正气,两股力量合在一起就压住了邪气;当你起邪念的时候,正气也被邪念压住了。所以一个学佛的人要时时刻刻看住自己的起心动念,随时保持正念、正思维。


宇宙的力量有有形有相的,就有无形无相的。世间的力量都是一阴一阳,一隐一显。显态的力量受隐态力量的左右,阳性的力量受阴性力量的支配。总之,有形的力量被无形的力量主宰。修行首先是把显态的力量修好,把它加以调理和利用,再获得隐态的力量,然后和天地、自然融为一体。当我们的身心放松到一定程度,自然和山川河流、花草树木、万事万物融为一体。


一个真正修行得道的人,他的心能转物,而不被物转。他所到之处不仅不受环境的左右,还能改善这个地方的磁场和风水,这个地方是个能量的聚集点。过去的祖师大德在没有成就之前,都要找一个非常好的环境修炼。所以寺庙占尽了风水宝地。


留言列表
发表评论
来宾的头像